设置

关灯

第8页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姜思想,估计是因为新研究出来的,所以还没有样本用来保存吧。

    房间内除了标本和试剂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姜思走出标本房间。她沿着走廊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拐了个弯后,进入了一扇大门内。

    偌大的空间里摆满了各种精密的实验仪器,彰显着这是个实验室。

    冷调的光源映照着各种器皿间流转的古怪试剂,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在仪器前忙碌。

    姜思已经看到了出口的位置,吸了口气,抱着资料夹从他们身后走过,镇定的模样仿佛是从这里走过很多次一样。

    眼看着都要到出口,埋头于仪器中的一个男人忽然抬头,叫住了她。

    “你站住!”

    姜思僵硬回身,尽量语气轻松,“有事吗?”

    男人眼镜闪了闪冷光,只看了她一眼,又埋头于仪器中,“帮我去档案室拿一下上个月的研究记录。”

    “好。”

    姜思松了口气,答应了下来,转身想要离开。

    “你连钥匙都不拿,怎么去档案室?”男人看着她动作,眉头紧皱,“你不会是新来的吧?”

    男人也没给她解释的时间,接着道:“算了,新来的就新来的吧,钥匙在桌子抽屉里,档案室在出门右转最后一间。动作快点,我这边可等不了太久了。”

    姜思按他的指示拿到了钥匙,出了门后,心中不禁感叹,果然搞科研的脑子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是吗……

    就这么大大咧咧的,问都不问一句,就把机密档案室钥匙交给一个“新人”了。

    姜思刚到大厅,正对面的电梯就打开了,缓缓露出里面站着的两个人,两人的交谈声也落入她耳。

    “‘灵船’计划必须进行下去,就凭他一句话,研究这么多年的成果,就这么白费了?不可能,这都是我多年的心血啊。”

    “小杨,你觉得呢?虽然4号的副作用是大了点,但总归是有突破的吧?”

    “这批中不是还剩下一个人吗?带过来,我去看看。”

    “嗯,我已经安排人把她带到实验室了,方院长,如果真的成功了……”

    最后说话的这人声音十分耳熟,姜思思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杨主任吗?

    完蛋,她的点儿真是有够背的,撞枪口上了。

    但是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她现在跑也来不及了,姜思现在只能期望杨主任认不出来带着口罩的她。

    “你在这杵着干什么呢?让你找的档案找到没有?”

    忽然被杨主任训斥了一声,姜思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小声应和,“找到了”,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杨主任翻看了两页资料夹合上,期间看都没看她一眼,“行了,没你事了,回去吧。”

    姜思如释重负,转过身走了两步,看来她找的东西是没错的。

    “等等——”

    她僵硬的回头。

    “回去时候看看那三个处理的怎么样了,小心点,别惹出乱子。”

    “好。”

    杨主任安排了这一句之后,慢慢和方院长消失在了大厅,估计是去了实验室。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紧张过度的原因,姜思觉得心脏有点抽痛,这些人全都一惊一乍的。也可能是来到这里神经就一直紧绷导致的,姜思并没有放在心上。

    姜思去档案室走的很快,她知道给自己留下的时间不多了,那两个人没有带382号,也就是她,去实验室。

    接下来杨主任很快会到实验室,发现她没有被带来后,肯定会找那两个人问。

    再到发现监管者和女护士被电晕,只不过是一点时间的问题。到时候,她假装护士逃走的事情就会全盘暴露出来了。

    情况紧急,姜思用钥匙打开门后都没来得及去开房间灯,而是借着走廊灯照进来的光线,走到档案架上,快速翻找。

    找到了——

    灵船4号研究档案,注射人员名单。

    姜思打开文件夹,刚翻开第一页,突然心脏猛的抽痛起来,如同有人紧紧捏住了她的心脏,窒息感和疼痛感汹涌而来,疼的她整个人都没站住,半跪在了地上。

    文件夹也随之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声响。

    怎么……回事……

    姜思疼的视线都模糊起来,只隐约看到一只手从她身后伸过,轻轻捡起了那份文件夹。

    随后,温和清润的嗓音在她头顶缓缓响起。

    “已经到极限了,是吗?”

    第5章 精神病院(5)、没有像这样害怕过死亡

    好痛。

    心脏一阵阵的剧烈收缩,她喘不上来气,手脚也渐渐变得冰冷,没有力气,她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

    姜思强撑着身体,抬眼间,看到了那个身影,咬着牙开口。

    “救、救我……”

    人在将死之时,脑子里反而不会考虑身旁的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求生的欲/望是本能。

    空气沉默了几秒。

    忽然响起一声轻笑。

    “为什么?”

    他语意不明,或许是在问她为什么向他求救,抑或是在问,他为什么要救她。

    黑暗中,姜思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疼痛袭来,她也没力气再说一句话。

    “……”

    姜思身子靠在架子上,慢慢喘着气,想抬手时才发现一直紧按着心脏的手已经没有知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