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3页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被壁咚的美人眨了眨眼,温柔看着她,声音缱绻低沉,唤着她,“思思。”

    “不许使美人计,老实交代!”姜思十分冷漠。

    许见川轻笑,“好,都告诉你。”

    “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在神殿的日子里,有没有想我?”

    “……没有。”姜思傲娇扭头。

    “我很想你。”

    姜思耳根子红了。

    许见川轻轻撩过她的碎发,挽到耳后,黑色眼眸里倒映着她,“我很想你,所以,你在神殿里呆了多久,我就在外面守了你多久。”

    姜思觉得没那么简单,副本世界规则更改的事徐渡跟她说了,肯定是小许做的,这一年,他肯定在她不在的时候做了很多事。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你肯定还是不够想我。”姜思哼哼,开始无理取闹。

    美人眼眸染上一抹委屈的意味,“因为,我在等你回来。”

    回到他身边,做独属于他的神明。

    只属于他一人。

    姜思顿时软了,他怎么犯规啊。

    一年不见,连撒娇都学会了,可恶。

    她不敢直视他,憋了半天就吐出几个字。

    “那,抱抱。”

    下一秒,整个人被抱了起来,走向里屋,姜思吓得双手一下子圈住他的脖颈。

    听着耳畔的呼吸声,她脸埋在衣料里,半晌开口,声音闷闷的,小小声说话。

    “小许,我回来了,另外……”

    “我也很想你。”

    我们,来日方长。

    第102章 番外、几个小番外

    番外1-关于无业游民

    姜思觉得自己可以去写本书了。

    名字就叫——《关于我当了神明,反倒成为了无业游民这件事》

    回来的一个月里,每天都是小许在处理游戏中的各种问题,修复bug,兼顾管理小世界,而她每天都在追剧、吃好吃的、跟徐渡他们进副本玩。

    嗯,好吃的也都是小许下厨做的。

    姜思冷冰冰的良心,终于产生了一丝不安。

    她咳咳两声,坐到小许身边,“小许啊,要不我帮……”

    “醒了?牛奶已经热好了,在餐厅,你记得喝。”

    “不是……”

    “你昨天说想吃的那道菜我做了,也在餐桌上。”

    “也不是……”

    “下午新副本开启,你想去玩吗?我可以给你安排个npc的身份,刚好让徐渡一起。”

    “……”姜思沉默,认认真真看他。

    “我觉得我这样不行,你一个人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我什么都没帮你分担,简直是个累赘……”

    许见川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她,“你现在是不是很闲?”

    “嗯?确实是没事做……”姜思老实答。

    这是在嫌弃她的意思么。

    “既然这样,找点事做吧。”

    “?!”姜思一下子被抱了起来。

    “唔唔……”干嘛?!

    “……”

    “呜……”

    “睁眼看我,别哭。”

    “思思。”

    “……”

    “还敢多想么?”

    “不敢了不敢了。”带着哭腔。

    “嗯,那我们继续。”

    “……”

    下午的副本到底还是没去成,别说副本了,饭都凉透了,又热了一遍。

    姜思虚弱的吃着美人喂的饭,落泪。

    她觉得当个废人挺好的。

    呜呜,真的。

    -

    番外2-关于副本npc

    徐渡想当副本的npc玩不是一天两天了,可算给他等来了机会,许见川给他安排了npc身份。

    他兴冲冲的奔向副本,几天后蔫巴巴的回来了,一回来就往沙发上一躺。

    阿威把电视声音调低了,“咋的了你,玩的不开心?”

    徐渡头埋在沙发里,“嗯,体验感一般,太无聊了。”

    后脚跟着回来的明祁瞥了他一眼,“你是体验感一般,那些玩家可都要被你整疯了。”

    三月来了兴致,搜了光脑,发现这次有一个最痛恨npc排行榜,徐渡扮演的npc赫然位列榜首。

    底下的玩家评论纷纷。

    [草,这个npc,老子就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去死吧!]

    [绝了,领了个任务,非要我找999棵狗尾巴草,还要全都编成小兔子,有病吧!]

    [哈哈……他让我跑了十几趟云岭山洞,我现在腿都是抖的。]

    [呵呵,你们那都算什么,他让我把胡子剃了,那可是老子留了几年的胡子,就这么没了!]

    三月淡定的关掉了评论。

    太惨了。

    惨不忍睹。

    徐渡忽然从沙发里冒出头,“我突然有新想法了,嗯,下次去当npc就这么干,一定比这次有意思!”

    三月:“……”

    他双手合十。

    嗯,提前为所有不幸遇见徐渡的玩家默哀。

    -

    番外3-关于云

    云最近老是发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回到神殿之后的每天,都像是缺了点什么,或者说是,太安静了,他不习惯。

    曾经被他说过太弱了的人,现在在神殿训场,学习各种事项。

    她学的很认真,他看的也很认真。

    只是不知道是在看她,还是在透过她,看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