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命运弄人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林烟雨敢将这把大斧当做示范目标,是因为书里曾写过原主用这种巨重的冷兵器保护覃长昕。

    尽管文里原主的武戏段落掰着手指都能数,但既然有相关描写,就说明原主具有怪力设定。

    经过刚才的尝试,林烟雨确定了这个设定的存在。除此之外,东擂台的这把大斧来头可不小,哪怕她真拿不起来,也不算什么当众出丑的大问题。

    等覃长昕松开手,林烟雨毫不费力地拿起大斧,转着斧柄饶有兴趣地打量一阵,笑道:“真是一把好斧!我能拿走吗?”

    “不行不行!这可是聆苍前辈的藏宝!”风纤尘忙摆手,“你打擂台的时候用,他老人家不介意,但绝对不能拿走!”

    “是哪个小家伙又唤我‘老人家’?”

    一道懒洋洋的男声传来,刚离开不久的聆苍瞬间出现在三人身后。

    风纤尘再度秒怂,蔫蔫地答:“是我……”

    林烟雨向聆苍抱了个拳当行礼,见聆苍在自己身旁踱来踱去,故意问:“前辈,你这大斧肯借我拿去用几天么?”

    “这是上任银昙阶除妖师托人炼制的飘然斧,以妖界蚀骨渊一头嗜杀恶龙的一截龙角、一根龙骨锻造而成,杀戮之气颇重。”聆苍停止踱步,淡淡道,“小猫妖若不怕被杀戮之气控制心神,大可与它定血契之后拿去用,也不必再还了。”

    “我能帮她稳住心神。”林烟雨还没回答,只听覃长昕道,“烟雨,你想要它吗?”

    “那当然!”林烟雨不假思索应下,这大斧可是一件法器,这个世界的法器大都供不应求,拥有就是赚到。

    而且,这斧头配的是如琥珀一般的浅咖啡色龙骨柄,除了龙鳞图案和云纹,并没有更多纹饰,整体配色低调不显眼,她瞧着非常舒服。

    “那就定契吧。”聆苍看向飘然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怎么让法器认主,不用老人家教了吧?”

    他顶着一张二十出头的面容,林烟雨还真不好意思叫他老人家,朝他抱拳谢过后,果断划破手指,滴血于飘然斧上。

    根据她的记忆,文里的覃长昕当时也是在这个擂台上挑中一把剑,并在聆苍的同意下与之定契,如今她刚跟着覃长昕来人界半天,就拿到了自己的血契武器,说不定女主光环真的存在。

    血珠被飘然斧迅速吸收,与此同时,林烟雨感到自己与飘然斧之间建立起了一种玄妙的联系。

    她尝试感应飘然斧,并命令它隐于自己体内,飘然斧便化为一缕流光,与她融二为一。

    擂台下看热闹的路人还没散去,见林烟雨就这么收服了看守者的藏宝,一个个险些惊掉下巴。

    “那姑娘是妖,妖怎么能收服人打造的法器!?”

    “她好像是妖侍卫吧?不然聆苍大叔怎么可能啥也不做,还白送人好兵器!”

    “她是风大小姐的妖侍卫?”

    “不啊,刚才覃二小姐都保证能帮忙稳住心神了,那猫妖的主子必然是覃二小姐!”

    “……”

    别说这些路人,哪怕是风纤尘也看懵了,再看林烟雨时,目光不是一般的钦佩。

    “定血契可有不适?”只有覃长昕搀扶住林烟雨,关切问道,“要回去歇歇吗?”

    林烟雨摇头。她明白小姑娘关心自己的原因,毕竟昨晚她们定主仆血契后,覃长昕就无力了很久,休息整整三个时辰才缓过来。

    “还是回去歇歇吧。”聆苍又道,“这把大斧可有脾气了,只跟有缘人,但未必会善待有缘人。”

    林烟雨把手放在自己丹田处,很是诧异。她将飘然斧收入丹田后,它便安静悬浮着,什么动静都没有。

    乖得简直就像一条找到家的流浪狗。

    “多谢前辈关心,但我想先陪长昕到处走走。”林烟雨笑道。

    她说完去看覃长昕时,果然见对方又红了脸,正抬手遮面假装整理头发,轻声道:“烟雨有我守着,请前辈放心。”

    林烟雨心情好,忍不住多看了小姑娘几眼,直到对方转过来时,才收回目光。

    她想起原文里被覃父转手送给杨横玉,又在覃长昕弑姐时夺回来的那件法器——无怨扇,不禁又动了心思。

    小姑娘这么喜欢脸红,应当配把扇子才好。

    在擂台上走了一圈,三人都没有发现动手脚的痕迹。

    “老人家可不允许比试双方作弊。”跟在她们身后的聆苍懒洋洋地道,“与其检查场地,倒不如想想怎样在比试中防止暗算。那位大小姐虽脾气古怪,比试可从未有过败绩。”

    “杨横玉……姐姐从未败过?!”覃长昕一怔。

    “是啊,她可是我这东擂台的常客。”聆苍挥袖唤出一本册子,抛给她。

    覃长昕翻了翻,林烟雨也凑过去看,杨横玉的名字当真是频繁出现,且无败绩。

    “你们覃家那点事,老人家并不是很清楚,也不想了解,但横玉丫头确实从未在场地上动过手脚,至多在比试时用些她自个儿捣鼓的奇毒。”聆苍继续道,“她倒有些喜欢玩弄对手,与她比试之人,常被打到并无大碍但看起来很惨的程度,隔段时间又被她赶上擂台打一次,求饶也不放过,直到她满意为止。”

    覃长昕沉默着点了点头,合上册子归还,神情凝重。

    “妖侍卫可以协助主人比试吗?”林烟雨忽问。

    “自然可以。”聆苍点头,“妖侍卫是评价高阶除妖师实力的重要参考要素之一,那些赫赫有名的银昙阶除妖师,人人都有妖侍卫,但并非每只妖侍卫都能配合主人的战斗。”

    “这居然不算二对一?”风纤尘好奇问道。

    “自然不算。”聆苍笃定道,“妖侍卫与除妖师是一体的。”

    林烟雨下意识看向覃长昕,小姑娘却还是沉着个脸,似乎仍在思考要如何对付杨横玉,并没有听聆苍说话。

    “那妖侍卫也能和除妖师做地位平等的同伴吧?”风纤尘再问,“如果一人一妖已经相当熟悉彼此……”

    “不可!”聆苍摇头,目光也变得犀利起来,“万万不可!如果放任妖侍卫任性,便会为人界引来浩劫。当年你母亲……”

    他忽然顿住话,有意看了林烟雨一眼,摆摆手不耐道:“好了,看完场地赶紧走!与其打听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还不如趁没比试多练些法术!”

    看守者突然赶人,林烟雨三人也不好再待,只能走下擂台。

    “二对一,那咱们不是稳赢吗!”回覃家的路上,风纤尘兴奋道,“林姐连‘驭灵术’都会,还能轻而易举地用那把大斧!”

    覃长昕却摇头:“并非如此。”

    “长昕说得对。”林烟雨点头,“我和长昕不管是相识还是定契,都还没到一天,哪里来的默契二对一?和不熟悉的队友并肩作战,搞不好还会互相拖后腿。”

    “杨横玉是在知道我有妖侍卫之后,才去擂台登记的比试。”覃长昕接过话,“她并不知我与烟雨是何时定契,却仍能如此自信,想来,定是备了后手。”

    “这倒也是……”风纤尘蔫了,叹了口气,“那个女人的行事根本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好好走着路忽然停下来,靠近覃长昕小声问:“长昕姐,你有没有感觉林姐到了人界之后,像是换了只猫?”

    “你这是何意?”覃长昕眉头一蹙。

    “就是字面意思嘛!”风纤尘道,“你不觉得林姐沉稳可靠多了?”

    “本喵本来就是沉稳可靠的。”林烟雨哭笑不得,顺口提醒她,“蠢妹妹,下次要说什么用不着刻意小声,本喵又不是聋子。”

    “诶?你、你喊我妹妹了?!”然而风纤尘的关注点却严重走偏,她激动地拉住林烟雨的衣袖,一脸兴奋。

    林烟雨不知道她兴奋个什么劲,抬手把她的手扒拉下去,顺势敲了她一记,板着脸问:“本喵刚才说的话你敢当耳旁风?”

    “没有没有没有……”

    “那你复述一遍!”

    覃长昕本还心烦意乱,听姐妹俩你一言我一句,做姐姐的故意板起脸凶人,做妹妹的认怂时脸上还挂着藏不住的笑容,自己也不知不觉被感染,抿唇笑起来。

    她本想回覃家,奈何风纤尘一兴奋就拉住了林烟雨,说要带她回风家见舅舅。

    “你是不是傻啊!我去了你家身份就暴露了!”林烟雨觉得风纤尘之前说的那句话,还给她也形容得当:这只半妖蠢妹妹的行事根本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高阶除妖师里怎么会有这种傻白甜!

    覃长昕也觉得不妥,找了个无人的小巷,沉声问风纤尘:“十八年前人、妖两族混战,便是因为妖界之主撕开两界屏障,风扶宁前辈,你的生身母亲,她牺牲自己才将入口封印,这件事你不可能不知道罢?你舅舅不可能不恨妖界之主玄倾罢?”

    “我当然知道!”风纤尘仰起脸,眼中一点也看不出愤怒,“就是因为舅舅告诉过我,当年的事另有隐情,玄倾娘亲是被利用,她其实是很好的妖,我才敢追着你进妖界的!”

    林烟雨听完皱了眉,不过穿书者遇到剧情魔改是常事,她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追问:“所以你非要带我去见你舅舅,是打算把当年的真相告诉我?”

    见风纤尘点头如小鸡啄米,认真又天真,她忽然轻笑:“可风扶宁前辈都死了,我娘也因此一蹶不振,隐居在妖界深处,我一时半会儿又回不了妖界,即便知道真相,又有什么意义呢?”

    风纤尘一愣,沉默半天才道:“我只是想把事情说开之后,把你当做姐姐来好好对待。我觉得你很亲切,就忍不住想要叫你一声姐姐……”

    “你要真想喊我姐姐,随便你。”林烟雨恨不得能打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水,“但当年之事既然已经传成是我娘的错,人界的除妖师必定痛恨我娘,连带着也会恨我,而你是风家大小姐,是风扶宁唯一的遗孤,哪里还有什么姐姐?如果不小心让哪个除妖师听到你这么喊我,你自己说说看,我能安全吗?和我定契的长昕又能幸免吗?”

    见风纤尘低下头,她缓了缓语气,无奈问:“林姐,烟雨姐姐,林烟雨,这些称呼难道还不够你喊吗?”

    风纤尘点了点头,深呼一口气,良久,才乖乖地道:“我明白了,林姐,我知错了,对不起。”

    覃长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摇了摇头。

    林烟雨只觉有些奇怪,她看原文的时候,可从没见过这么傻白甜又冲动的风纤尘啊!

    但走出巷子后,她忽然又想明白了。

    原文的原主被黑化后的覃长昕所杀,根本就没有活到和风纤尘相见的时候,她也就没法看到姐妹俩相遇时,风纤尘会是什么反应。

    血脉至亲,她上辈子孑然一世,并没有拥有过,穿书后倒是有了,自己却背着个不能与亲妹妹大大方方相认的反派身份。

    而这个亲妹妹又是自幼就没了母亲的,好不容易见到亲姐姐,自然会想方设法和她亲近。

    还真是命运弄人。

    想到这,林烟雨忽然变回黑猫,跳到风纤尘肩上,轻轻蹭了蹭她的脸。

    小半妖似乎被她蹭懵了,僵着脖子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说话不经脑子,刚才那些话都过重了,对不起你。”林烟雨由衷道,“来,给你摸摸毛。哪怕不能叫姐姐,我也会像姐姐一样照顾你,好不好?”

    她说完就跳进风纤尘怀里,等一只手颤抖着开始顺自己的猫毛时,才松了口气。

    三人终是原路回了覃家。经过横玉楼时,竟没有听到琵琶声,也没有在窗边看到弹琵琶的杨横玉。

    风纤尘摸了一路的猫,感觉好受了很多,走到这时,情绪已经缓了过来,忍不住问:“那个女人去哪了?”

    林烟雨利用周围的灵气感应了一下,摇了摇头:“她不在楼里,可能是出去了。”

    风纤尘闻言点了点头,等送覃长昕到穿云楼门口后,把怀里的黑猫还给覃长昕,挥手道:“那我先回去了,亥时见。”

    送走风纤尘,覃长昕抱着猫走进楼内,顺势将门锁上。

    “你怎么也在发抖?”林烟雨感到她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微微颤抖,忙扒了扒她的衣袖,“不要紧张,我会护着你的,我还拿到血契法器了呢!”

    覃长昕轻叹一声,忽然把她举到面前,将脸贴在了柔软的猫猫身上。

    ※※※※※※※※※※※※※※※※※※※※

    明天实习值晚班,请假一天,周四晚上更新。

    下一章更新之前,会给本章所有的2分留评发小红包_(:3」∠)_

    给文荒的小天使们推荐基友无聊到底的新文

    →《小羊驼[穿书]》←

    讲的是一个爱看小说的社畜,穿进古早虐文里成了反派的宠物羊驼,弱小可怜又无助,还得被反派“欺负”的沙雕故事╰(°▽°)╯

    [文案]

    一:

    亦秋看了一本名叫《枯枝瘦》的古早虐文,文里男主渣女主贱,上百万字都在为虐而虐,毫无道理可言。

    可笑的是,这小说最后非但be了,还让那个装小白花勾引男主,最终坏事做尽的反派女魔头成了最大赢家,这口热翔直接噎得她当场窒息。

    垃圾小说,浪费生命,把笔给我,我写得比那傻x作者好一百倍!

    亦秋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眼一闭再一睁,竟真的穿进了这破烂小说。

    系统:“本次任务目标——改变《枯枝瘦》世界线,让结局合理走向happy endg!”

    穿书就穿书吧,偏穿了本古早虐文。

    虐文就虐文吧,结果没穿成女主女配,也没穿成反派。

    她穿成了一只羊驼。

    一只被女反派养在身旁当灵宠的心肝宝贝草泥马!!!

    亦秋:我t一只草泥马靠什么改变世界线?

    亦秋:靠朝反派吐口水吗?”

    系统:成功接收宿主请求,已为宿主激活该项天赋技能。

    亦秋:???

    二:

    三界皆道,魔尊幽砚美貌无双,偏生蛇蝎心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好似鲜血浇灌的魔土中倾力绽放的鬼罂粟,妖娆、艳丽却又令人触碰不得。

    她有一个绝妙的计划,可让下凡历劫的天帝之子永坠魔道。

    她有一只放肆的灵宠,死活都不让她实行那个计划。

    幽砚:别闹,干正事呢。

    羊驼:he~tui!

    幽砚:???

    一干坏事灵宠就会吐我口水

    灵宠近来愈发喜欢吐我口水

    灵宠最近不吐我口水了,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疯批美人vs傲娇怂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