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夜半谈心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覃长昕陷入了沉默。

    她在窥玄书院待了十年,所学的生活理念大都不离“清心寡欲”,与她同寝的风纤尘和庄师姐虽是一对,但她们也从未做过搂抱和拉手以外的亲密接触。

    因而,当有人……不,有妖说可以为她解释时,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知道什么。

    她不说话,林烟雨只觉双颊更烫,并且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挑起这个话题,忍不住翻身道:“你要是不好意思问,我可睡了啊!”

    “哎!”覃长昕忙拉住她,又沉默一阵,才小声问,“妖族重欲,是真的么?”

    这个问题让林烟雨松了口气,转过来解释道:“看种族,也看妖自己。有的种族到了生理期,不那啥就会很痛苦,但高修为的妖族其实可以做到克制生理冲动,其实和你们人族也差不了多少。”

    她顿了顿,“不过嘛,我们妖族的占有欲倒是很强的,认定了要占有某样东西、某块领地,甚至是某只妖,就喜欢把自己的气味留在上面,有点像宣誓主权。这种情况,我不知道算不算你所说的‘重欲’。”

    覃长昕认真思考片刻,摇头道:“我认为不算,‘重欲’所强调的,应当只是生理方面的欲念。”

    她看向林烟雨,犹豫再三,还是好奇问道:“那你既然能克制生理冲动,为何还要在寝殿内放那么多画本?”

    林烟雨:“……”

    原主留下的烂摊子,终究还是坑了她。

    于是她装成一只无辜的小猫咪,折起猫耳朵,把被子拉上来遮住半张脸,委屈道:“我又不知道画的是你们人族最讨厌的‘歪门邪道’嘛!只是听说很多妖都在看,就差小妖们找来看了……”

    覃长昕哭笑不得,见她睁着绿莹莹的大眼睛,羞红着脸看自己,抬手揉了揉她的猫耳朵,笑道:“现下你既然知道了,索性就戒了罢。你若爱看书,我可去为你寻来些,权当打发时间。”

    林烟雨乖乖应了声,往被窝里又缩了缩,问:“你要是没别的问题,那、那晚安?”

    看到小姑娘单纯的笑容,她连说话都结巴了,翻身闭眼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己:林烟雨啊林烟雨,你可是一只心理年龄二十三岁的成年猫,骗小姑娘干什么!

    睡觉其实只是个逃避交流的借口,林烟雨边闭目养神,边用驭灵术慢慢在卧室内外布置起灵气丝线。

    她上辈子出外勤时,总会在驻地周围布置大量的灵气丝线,以防休息期间遭到偷袭,昨晚因着是在原主自己家才没布置。

    灵气丝线布置完,林烟雨才合上眼,整合起原主留下的记忆。

    她和原主的三观和受教育程度相差太大,即便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做事时还是会忍不住带上自己的习惯,她要想克服这点,更快地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得抽空和那些记忆好好磨合。

    约莫后半夜,林烟雨被细微的啜泣声惊醒,睁眼翻身一看,覃长昕果然又蜷缩了起来,一遍又一遍呜咽着“姐姐别打”等求饶的话。

    昨晚林烟雨没叫醒小姑娘,而是直接变回猫钻到她怀里,让她抱着自己一点点脱出梦魇,今晚她却直接将覃长昕晃醒,打算问个明白。

    迎着小姑娘茫然的泪眼,林烟雨平静道:“你的心魔很重,要是不趁早解决,会影响到身体。”

    林烟雨上辈子见过许多心灵受创伤的同事,外勤任务的血腥残忍和生死无常给了他们太大的压力,不少除妖师因此早早退役,去调养院做长期的心理治疗。

    虽然小姑娘比那些除妖师的情况好很多,但心理问题绝对不能忽视,否则只会越拖越严重。林烟雨可不想像书里的原主那样,亲眼目睹女主黑化,变得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覃长昕怔了怔,忙擦去眼泪,努力扯出一丝笑,摇了摇头,“无妨,只不过是噩梦……”

    “‘姐姐别打’、‘长昕知错’,同样的梦话,你昨晚也说过。”林烟雨截住话,“昨晚你刚被捉到妖界,受了惊吓,所以会做噩梦,今天中了杨横玉的毒,也做了噩梦。即便引起噩梦的原因不同,但频繁做噩梦总归是不好的。”

    “倒是没有频繁做噩梦。”覃长昕再度摇头,“我在窥玄书院时,便睡得很踏实。”

    “有没有燃香或是用了助眠的法阵?”林烟雨问。

    覃长昕稍作回忆,道:“庄师姐偶尔会点自制的安神香,法阵从未用过。不过不点安神香时,我也不怎么做噩梦。”

    “那就是环境问题。”林烟雨了然,“你对更换居住环境很不适应,而且你的家并没有给你带来安全感……对了,你父母知道这事吗?”

    覃长昕却垂眸不语,良久才轻声道:“我娘几年前受了些刺激,只要见到我就会发病,变得疯疯癫癫。我爹……他若知道我会做害怕姐姐的梦,定要训我。”

    林烟雨忍不住露出同情的目光,但她清楚这时候同情反而是对小姑娘不尊重,便秒收目光,挪到覃长昕身旁,伸手把她连同被子一起搂住。

    覃长昕瞪大了眼,不禁往被窝里缩了缩,仓促问:“这是作甚……?”

    她们的呼吸近极了,覃长昕隐隐能闻到一种淡淡的异香,似乎是庄师姐曾试验调制过的,用于将魂魄固于体内的锁魂香。

    她不由得有些纳闷,这猫妖年纪轻轻,心跳有力、呼吸声并不微弱,是只非常健康的妖族,身上怎会有将死之人才用的锁魂香气味?

    “你白天说过我们是同伴吧?”林烟雨认真道,“你要是信得过我,可以找我聊聊天,倾诉一下,不用把烦恼憋在心里。”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你觉得撸猫比倾诉更管用,我变成猫给你摸也行。”

    “撸猫?”覃长昕不懂。

    “就是……把猫态的我抱在怀里,揉脸顺毛,捏耳朵捋尾巴。”林烟雨解释道,“你随便选吧,我都可以。”

    “这怎么好意思……”覃长昕不知为何又红了脸,目光却悄悄上移,停留在林烟雨头顶那对黑绒绒的猫耳朵上。

    “其实昨晚就是这么解决的,并且效果还不错。”林烟雨只好坦白,“你抱着我说了声‘猫猫’,没多久就睡熟了。”

    她不说倒也罢,一说,覃长昕立即把脸蒙上,接着把脑袋也包上,躲进被子里自闭了。

    林烟雨叹了口气,扒拉被子把小姑娘挖出来。

    “你可是除妖师啊!话本里的除妖师都是要时不时外出执行任务的!”她严肃提醒道,“你现在这样,一去陌生的地方露营,就会直接影响到当晚的睡眠质量,继而影响第二天执行任务的精神集中力和效率……”

    她上辈子是除妖师小队的队长,常带新人执行任务,遇到作息混乱的队员总要忍不住说几句,面对不坦率的覃长昕,不知怎的就激活了这个职业病,叨叨了一通关于睡眠不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才叹着气闭上嘴。

    覃长昕被她从被窝里扒拉出来之后,倒是一直在认真听她训话。林烟雨唠叨完,一抬眸,发现小姑娘眼中竟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她被看得不好意思,忙移开目光,轻咳一声问:“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说得不对?”

    “没有没有!”覃长昕忙摆手,唇角不自地扬起,“你说得都对,我在好好听。”

    林烟雨:?

    “那你还是听完睡觉吧,毕竟明天还要早起,睡眠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林烟雨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乖,有本少主守着,今晚就安心睡吧。”

    ※※※※※※※※※※※※※※※※※※※※

    覃长昕:猫猫好像什么都知道【崇拜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