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必有回响(h前奏)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在海边逗留许久,天都黑透了,万俟雅才慢腾腾地返回酒店。

    刚出电梯,没走几步,突然瞧见自己的房间门口靠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裁剪得体的女士西装十分修身,看得出胸前柔软的曲线,同时也让她的高挑十分醒目。

    纯白的颜色衬得气质清卓,有种非常干净利落的御感。她的头发不很长,是刚好过肩的直发,发丝光亮滑顺,有淡淡的栗色。

    女人戴着面具,那种化妆舞会常见的,只遮住上半张脸的蝴蝶型面具。

    这就是万俟雅先看到的裴锦夕——线条美丽的下颌线,涂着磨砂豆沙红色号的薄唇。

    唇线光润,唇角微微上翘,形态漂亮,流畅。

    这一刻万俟雅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就这么盯着她的嘴唇呆住。

    意外地想吻她。

    女人对此却一无所知,腰部抵着墙壁,微微弓着身子。

    事实上,她从被万俟雅看见,一直到现在都维持着这个姿势。

    “女士……你,你好。”

    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是音色非常动听,清雅得像是松间的雨雾。

    万俟雅忽然觉得有点耳熟。

    “我姓裴,也是这里的客人”她说,“能,能麻烦你扶我去这个房间吗?”

    好像很辛苦地抬起手臂,女人递过一张黑色的房卡,号码显示走廊上的某房间。

    好像就是自己隔壁的隔壁,相当近。

    手指摩挲着稀罕的黑卡,万俟细细打量着女人,想:姓裴?

    莫不是她?

    念念不忘的人突然尽在眼前,万俟雅的心脏猛地狂跳,盯着对方漂亮红艳的唇,突然有点别的想法。

    带点颜色的想法。

    “你是不舒服吧,”暂时挪开视线,万俟压抑着内心的小邪恶,认真地看了看她的腰部,“腰疼?”

    “……”

    好像是不习惯被人一眼看出毛病,裴锦夕没回答,万俟雅看见她抿了抿嘴唇。

    明显是在防备着她,不过万俟雅毕竟专业出身,觉得她这疼得虚弱的样子,完全是板上的肉,真遇到什么事情,想跑都难吧。

    “我是医生,骨科,”简洁明了地介绍,“我叫万俟雅,反正碰上了,我帮你看看吧。”

    说话的同时已经把房卡拿出来,好像生怕裴锦夕长翅膀飞了,立即哔的一声刷开房门。

    “来吧。”

    万俟雅仿佛化身“人贩子”,裴锦夕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半搂半抱地扶了进去。

    “……”

    房间内的灯全都打开了,万俟雅把裴锦夕扶到床边,让她面朝下趴着。

    裴锦夕当然不愿意在陌生女人的房间,可腰疼得厉害,都到了自己不能走的地步,自也不可能反抗。

    万俟雅轻轻推了她一下,裴锦夕被迫扑到床上,扯动腰部,不由发出一声痛苦地闷哼。

    “我有名有姓有工作证,”万俟从手包里面抽出两张证件,放到裴锦夕面前。

    “黎城市中心医院骨科,职位副主任医师,童叟无欺。”

    有意说得详细,裴锦夕无语,万俟雅便留下证件去浴室,清洗双手,准备精油。

    浴室门轻响一声关上,床上趴着的裴锦夕连面具都没摘,余光瞥见万俟雅离开了,赶紧忍着痛把她放在身边的证件拿过来。

    身份证上确实清清楚楚写着万俟雅,照片和真人一样明艳,工作证则标明黎城市中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

    应该不是伪造的,裴锦夕仔细分辨着,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裴锦夕忙把证件丢开,侧过头贴着软枕,装作镇定的样子。

    万俟雅只当没发现她的小动作,先把证件收了起来。

    “那个,”裴锦夕突然说,“我会给你报酬的,如果你能帮我缓解腰疼的话。”

    没听到对方回应,她想了想,“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哦?”

    这次万俟雅有回应了,饶有兴趣地勾起唇角,盯着趴在床上的裴锦夕,语气有几分戏谑。

    “你能给我多少钱?”

    “你要多少钱?”

    根本不带犹豫,万俟雅一听就笑了。

    黑色的房卡,精致的面具,私订的高级西装,又是姓裴的女人。

    不会错,她就是那天在医院碰见的,几日来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裴锦夕。

    只是不知道这位猪都想嫁的裴氏千金,居然有腰疼的毛病。

    “我要的酬劳可不是钱。”

    “那你要……”

    什么二字还未出口,裴锦夕突然感觉风吹屁屁凉,顿时大惊,“你干什么?!”

    缓解腰疼为什么要脱她裤子?还连内裤都不剩?

    裴锦夕气得咬牙切齿,万俟雅扬手往挺翘的小臀上打了一巴掌。

    “听话,趴着别动,”她笑得像只狡猾的妖精,“不然你就疼着吧。”

    “……”

    腰部的疼确实也让她无从反抗,裴锦夕只能恼恨的握紧了拳头。

    这该死的……到底是不是医生啊?

    万俟雅接着撩起裴锦夕的衬衫,倒了几滴舒缓的精油在她腰上,然后把衣服往上推高,手掌按住倒了精油的地方,缓缓研磨。

    用热水泡过的手越发是肌骨柔软,万俟雅用掌心涂抹着精油,轻缓地向腰侧滑动,慢慢地抹开精油。

    “嗯~”

    摩擦的温热自腰间升腾,疼痛有丝丝缓解,裴锦夕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僵硬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

    万俟雅察觉她的松弛,嘴角不由一挑,露出得逞的微笑。

    不过裴锦夕的腰,感觉不像是新伤,因为雪白的肌肤上并无半点淤青,因此她猜可能是有些缘由的后遗症。

    十指灵活地按摩,逐渐感到掌下的皮肤生热了,万俟雅才立起手背,虎口对着脊椎骨侧,拇指按住脊椎骨,一截一截按动。

    又酸又疼,但很舒服,裴锦夕双手抱住枕头,把头朝下闷着,忍耐地呻吟。

    节奏均匀的按摩,万俟雅控制着力道,来回按过叁次之后,又从尾椎骨开始,往上压按。

    随着力道变化,渐渐地,裴锦夕感到腰间缓解的舒适。

    虽然还有些疼,但已经比刚才好多了,裴锦夕彻底放松下来,不再闷着脸,而是侧头趴在枕头上。

    “好点了?”万俟雅问她。

    “嗯,”裴锦夕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多了。”

    万俟雅点点头,继续帮她按摩着,却渐渐开始往下走。

    按摩的那双手似乎具有魔力,裴锦夕很舒服,毫无察觉,甚至有些疲惫地想闭目养神。

    “既然好多了,那我可就——要酬劳了。”

    轻飘飘的话语尚未让裴锦夕此刻暂时迟钝的神经惊醒,万俟雅已把一根包含精油的手指从她的股缝间滑了进去。

    暖热的私地,万俟雅拿过精油瓶,多倒了一些在股缝上,精油立了顺着流下来。

    裴锦夕已经觉得不对了,万俟雅分开她的腿,双手拇指抹了流下来的精油,按在那处粉嫩的花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