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五)意外的破处(微h)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你干什么!”

    私密被触碰,裴锦夕羞臊地想起来,奈何腰疼只是缓解,还不能动弹,一扯又疼。

    “莫要乱动,”万俟雅按住裴锦夕的肩膀,从后面压上来,大大方方地亲了她的脸一下,“我这是治疗方案。”

    鬼信你是治疗!裴锦夕气得冒烟,原想呵斥这个放肆的女人,但感觉她好像要亲上来,赶紧把头一转,朝下闷着。

    “滚!”

    万俟雅偏偏不滚,反而用手捏了她的耳垂,轻轻地捻弄,“裴总很敏感嘛。”

    拂开她的头发,从推高的衣服下面开始亲吻她,细密而轻柔地触碰她的后背,留下一串淡淡的口红印。

    唇间暗香浮动,原来这就是她的味道。

    裴锦夕咬牙切齿,万俟雅不慌不忙,一路吻到她的尾椎骨,手指点着一按,同时将吻落在花处。

    “呃……”

    裴锦夕竟然感到一阵颤栗,起了鸡皮疙瘩,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好像尝到了某种快感。

    万俟起来,双手来到裴锦夕的腿间,拇指分别的按住两侧阴唇,借着精油朝上滑动,一下一下的按摩。

    阴唇被按动着分开,又被按着左右摇摆,颤抖不已。

    丝丝酥麻,裴锦夕哼了一声,用力拽紧枕头。

    这是怎么了!

    身体的反应让她心惊肉跳,万俟雅又抹了一点精油,将拇指陷入阴唇之侧,从下往上的震动。

    “万俟!”裴锦夕害怕这种感觉,“你给我滚!”

    可是爱抚没有停止,万俟雅轻而易举地找到那处入口,将精油润滑过的中指插入里头。

    穴口升起异物感的时候,裴锦夕一震,惊慌失措地大叫:“不要,我…”

    可是万俟雅毫不犹豫地插了进去。

    穴口很小很紧,中指破开阴唇深入的时候有一点点的障碍感——裴锦夕竟然还是没被破过的处子!

    万俟雅微微征愣,但手指已经自己做主地滑了进去。

    “你!”

    下身微疼的侵入让裴锦夕瞬间清醒,破处的荒谬让她夹紧了臀肉,羞怒地大吼:“你给我出去!”

    堂堂亿万身家的女总裁,竟然在自家旗下的酒店里,被人插入。

    这都不是羞耻,是羞辱!

    裴锦夕咬紧下唇,正要不顾腰疼弄死这个胆大包天插入自己的女人时,突然感到那处诡异的热感。

    万俟雅竟然在抽插!

    内壁被清晰地磨着,刚刚破处的穴口有一丝丝的疼,于是那种侵入感更加明显,甚至能感觉自己的软肉在吞咽对方的手指。

    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哪怕裴锦夕再不情愿,也听见了了自己花穴吞吐手指的咕滋声。

    “唔……”

    最私密的地方被一个认识不到几分钟的女人插入,裴锦夕狠狠抓着被子,指节因为过度的用力而发白。

    腰部还疼着,僵硬不能动,她死咬住嘴唇,在心里一万遍的诅咒。

    被进入的感觉却是忽略不了的,那处似酥麻又有一点微疼,手指抽插的异物感久久不散。

    “噗呲~”

    中指直直顶入软肉,指节摩擦到穴口,引得那处一收一松,麻麻的。

    被撑开的感觉……裴锦夕臀部绷紧想要抗拒,软肉却反而咬得更紧。

    手指反复深入浅处,挤开娇嫩的阴瓣,在小小的处女穴里捣弄出一些汁液。

    阴道里滚烫得叫人害怕,穴口有点微微疼,

    肿胀有酥麻的感觉昭示那处正被干着。

    该死!

    裴锦夕不能动,只能在心里咒骂,同时也有一种奇怪的,被手指塞满的满足感。

    万俟雅抽插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低头看了一下被肏着的小穴。

    两瓣微红的花唇夹裹着自己的手指,点点晶莹沾在穴口,色情又淫荡。

    她忽然有那么一点恍惚——我要了她?

    可是手指确实已经陷在了湿润的阴口里,万俟雅呆呆地望着,慢慢地向外拔。

    紧致的穴口有弹性的一缩,中指从里头滑出,带着整根的湿润,指尖一点点红色。

    颜色很淡很浅,却宛如夏夜盛开的玫瑰,艳灼的鲜红惊心动魄。

    万俟雅突然怔怔地不知所措,好像陷入某种奇怪的幻觉,刚刚的行为连她自己都感到万分的惊讶。

    她就这么草率地,轻易地,鲁莽地夺走了一个女人的贞洁。

    手指沾染的湿润开始发干,皮肤有种被胶水粘住的拉扯和不适,万俟雅回过神,连忙拉过薄毯盖住裴锦夕的身体。

    裴锦夕仍然面朝下趴着,她感到万俟雅从自己体内抽离,连忙一动,却发出难受的呻吟。

    腰……好疼。

    似乎是连日的劳累引发,竟然分毫不能反抗,她闷闷地咬牙,耳根却忽然一暖。

    “莫动,我去给你买点药。”

    是那个讨厌的女人!

    然而声音意外地温柔,万俟雅蜻蜓点水地吻了她的耳朵一下,起身去浴室。

    拧了热毛巾暂且给裴锦夕敷在腰上,又给她盖上毯子,然后自己拔了房卡去附近的药店。

    门咔哒一声关上,裴锦夕即刻想撑起身子,可是腰部猛烈的一疼。

    “啊……”

    从骨头里透出来的痛,她只能软弱地又趴回床上,大口大口地吸气。

    看来是自己太逞强托大了。

    早知道,就在日本找个师傅按摩了,不然也不至于落得这么……狼狈。

    额头冷汗直冒,裴锦夕经了那番折腾,又气又累,这会儿房间全黑,不觉意识沉沉。

    眼皮撑不住得往下坠,视野一丝一丝地被黑色吞并,直到彻底陷入混沌。

    万俟雅一路都是小跑,幸好酒店附近足够繁华,一两百米之后,看见的药店起码好几家。

    基本是连锁,她挑了店面最大的那家进去,先买了一些膏药和艾条。

    “姨姨,”中途她给欧阳闵打电话过去,“咱医馆有一个治腰伤的方子,里面有两味药的用量是不是……”

    万俟雅学的是临床医学,但她家里跟中医渊源极深,祖辈就是有名的中医,在黎城也有一家中医馆,她的姨姨欧阳闵对各种骨伤很有研究。

    欧阳闵给她说了方子的用量,万俟到抓中药的柜台口述,抓了一副外敷的药。

    回到酒店的时候裴锦夕已经闭着眼睛好像睡过去了,万俟雅看她脸色不好,知道她的腰又疼了,赶紧点艾条先帮她熏着。

    等服务员送来煮好的中药汁,万俟雅便换纱布浸药,给裴锦夕热敷。

    如此反反复复热敷,按摩,又热敷,一直持续到差不多快半夜,生生让裴锦夕不在冒冷汗,发出热汗来,脸色由白转为红润才停止。

    最后一道按摩,万俟雅做的很细致,末了给她贴上买来的膏药,终于松了口气。

    拽着被子左拖右扯,好歹把人掰正了,万俟雅累得够呛,感觉自己从没这么伺候过谁。

    不过裴锦夕看起来好多了。

    将睡过去的人儿扳着肩膀翻过来躺平,万俟雅脱掉裴锦夕的内衣,想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可是视线忽然停滞在她的胸脯上不动了。

    一对雪乳,白得耀眼。

    似乎同下面的私密一样未被采撷过,万俟雅发现自己有点色情,竟然想摸它。

    这么仓促地要了裴锦夕,她本来有点虚,但此时望着这具美好的身体,又蠢蠢欲动。

    裴锦夕的面具已经被她取下来,她没有醒,薄唇轻抿,微微地皱着眉。

    好像梦里也在思考,万俟雅轻轻地伸出手,点住她的眉心。

    “嗯~”

    一丝细细的呓语,万俟雅不禁笑了,觉得这女人熟睡时意外的乖巧,很孩子气。

    “裴,锦,夕——”

    一字一顿地念着这个名字,万俟目光有些痴,她点了点手指,慢吞吞地挪动,从眉心滑到鼻梁。

    鼻骨很挺,但并没有让她的轮廓变得锋利,反而是温柔的,内敛的。

    台灯暖色的光从旁打过来照着裴锦夕的侧脸,明明暗暗里,她如一枚温润而质地细腻的美玉,散发出柔和的光,美得安静。

    这女人实在有副好皮囊,尤其是闭着眼睛的这时候,怎么看怎么纯良。

    万俟雅喜欢这种感觉,她撩了一下长发,缓低下头,印上裴锦夕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