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八)被迫脱单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可怜的小裴总被迫有女朋友,要被迫上床了……)

    初吻?

    裴锦夕表示不服。

    “谁是初吻啊!”

    把这个好像没骨头的女人推开,裴锦夕严肃地申明:“初吻我高中就没了。”

    这样仿佛能让自己显得“老手”,不至于吃亏,但是万俟雅好像并不在意。

    “我说的是——初次和女人接吻啊~”

    “……”

    一招不成反被杀,裴锦夕抿了抿嘴唇,“那也不是,和女人接吻我早就有过!”

    “真的?”

    “那当然,”她很有气势地一昂下巴,“接吻不就是嘴对嘴嘛,我跟……唔?”

    没说完就被这流氓的女人亲住了,嘴里被强行塞进一条小舌,灵活地搅动。

    裴锦夕瞬间脸红了,唔唔地抗拒,用舌顶着想把对方推出去。

    可是越推越纠缠不清,万俟雅的舌头好像总能精准预判,巧妙地化解抵抗,又妖娆地勾上去。

    双舌互搏,裴锦夕生涩的动作着,舌根都发了酸,最后败下阵来,被万俟一下吸住。

    “唔~”

    到底被吃足了豆腐,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终于找到机会推开万俟,脱身。

    嘴唇被吮吸得火辣,裴锦夕看见万俟雅色情的用无名指擦了一下嘴角的晶莹。

    “……”

    “裴总,”万俟雅嗲声嗲气,笑得妩媚灿烂,“之前接吻是不是也伸舌头啊?”

    “……”

    女人无赖起来真的是讲不通,裴锦夕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干脆就闭嘴。

    防着这女人再乱来,她赶紧往边上一闪,戒备地盯万俟,然后理了理弄皱衣服。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好看的眉微微拧起,裴锦夕沉下语气,黑眸盯着万俟雅,“我不想和你纠缠。”

    从云城回来后她一面忙着应付工伤事件牵扯出来的高层变动和贪污调查,一面还要分心考虑这件私事。

    万俟雅的短信她都看了,除了挑逗撩拨,果然还有猫腻——不就拿隐私威胁她了么?

    但那天自己明明清理得很干净啊。

    “你究竟拿了我的什么东西?”

    “哦,我拿了——”

    万俟雅缓缓伸出两根手指,笑得妩媚,说得风骚,“你的贞操啊~”

    “……”

    某些颜色的回忆浮上脑海,下处私密的地方竟然有点异样的感觉。

    “我想到此为止,”裴锦夕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冷冷说,“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前提是你不要骚扰我。”

    这次的交锋实在让她有些心慌,干脆快刀斩乱麻,“以后就当没发生过那事。”

    “哦~”

    万俟雅镇定如斯,皙白的手指轻点朱唇,眼波暧昧地流转,“那刚刚发生的怎么算?”

    “……”

    没完没了了,裴锦夕开始考虑是不是需要用钱搞定,“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和你交往。”

    稍顿,她上前半步,笑道:“跟你上床的那种交往哦~”

    “……”

    眼前的女人不像开玩笑,裴锦夕猝然皱紧眉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万俟雅勾勾嘴唇,狡猾的像只狐狸,“而且还知道这个时代,要宣扬一件桃色新闻非常简单。”

    “……”

    竟又来要挟,裴锦夕眉头拧得越紧,正要再说,万俟雅先一步开口:

    “叁个月,我要叁个月。”

    “我们试着交往叁个月,叁个月以后如果裴总还没有什么感觉,那一切就当没发生。”

    她笑笑,“到时候我保证不骚扰裴总,走得远远的,而且我也不想要钱。”

    “……”

    交往叁个月,和一个女人?

    听起来很可疑,裴锦夕打量着万俟雅,总觉得她奇奇怪怪的。

    交往叁个月不要钱,要说是占便宜吧,她自己长得也确实很漂亮。

    好像不是一笔亏本的买卖,裴锦夕想了又想,比起可能被爆料的危险,叁个月划算一些。

    毕竟被爆料还要花钱平事,任何花钱的事情都值得深思。

    总之是反复地思考,最后裴锦夕才说:“你保证到时候不反悔?”

    “我保证,如果不信,我可以把我现在写了一半的那篇论文押给你。”

    “不用了,”裴锦夕淡淡的,把手里捏了很久,都有一点发皱的检查单递给万俟。

    “拿着,检查我有时间再做。”

    “好,”万俟雅欣然接受,“单子我替你收着,如果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找我。”

    裴锦夕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想走时,突然又被万俟雅拉住。

    “我答应了裴总,”她笑着,“那裴总用什么抵押担保呢?”

    裴锦夕习惯性地抿抿唇,“我说到做到。”

    “那可不行~”

    万俟雅不依不饶,逼上前来,“要我遵守承诺不把事情捅出去,除非我们现在就去开房。”

    这女人简直风骚得可以!

    裴锦夕都不想说话了,沉着脸想把人推开,奈何万俟雅紧紧抱着她的手臂不放。

    挣脱不出来,衣服都要扯皱了,何况在这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地方纠缠实在有失体面。

    “你说橡皮糖做的吗?”

    裴锦夕嫌弃地皱了皱眉,眼见远远地有人往这边来,忙压低声音:“放手!”

    “不放!”

    万俟雅死皮赖脸地抱着,甚至得寸进尺,硬是挤开裴锦夕的指缝与她十指相扣,紧紧地抓住她,生怕跑了。

    前面的人越走越近,后面的大楼也随时有可能来人,身上的“橡皮糖”又丝毫甩不脱,裴锦夕郁闷中思考了几秒钟,决定缓兵为上。

    “行了,别闹了,”她低声道,“我们出去再说。”

    “好~”

    万俟笑得风情万种,不过依然紧紧抓着裴锦夕的手,“我们去床上说~”

    “……”

    这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害臊,裴锦夕在心里感慨,果然世风日下。

    被迫跟万俟雅牵着手,犹如逛街闺蜜那般出了医院,去到大门口的路边。

    万俟雅走路比妖精都骚,裴锦夕却很僵硬,全程梗着脖子不看她。

    真是的,能不能把领口遮一下啊?

    一向接受的教育都是非礼勿视,然而万俟雅真要拖着她去开房,裴锦夕这时反应过来,赶紧拉住路边一辆黑色车子的把手。

    “上车说,”她道,“待会儿我还有事情要办。”

    口气硬得很,冷冰冰的,万俟雅却并不在意,还十分悠哉地看了一眼,“哟,林肯?”

    裴锦夕没回答,打开车门,站到旁边示意万俟雅先上车。

    还挺绅士的,万俟雅愉悦地勾起唇角,低头钻进车厢。

    商务林肯的内部空间很充裕,裴锦夕关上车门,双腿习惯性地一搭。

    “你论文呢?”

    她从车门内侧的置物架里拿了平板,“不是要把论文抵押给我吗?”

    “……”

    跟美女共处一室还想屁的抵押论文,万俟雅心里翻白眼,嘴上回答:“没带,下次给你。”

    “晚上发我邮箱就行。”

    冷冷淡淡,裴锦夕好像意料到她会耍赖,头也不抬,点开一个协议模板,开始拟约。

    万俟雅心里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整得跟真的似的,没劲。

    吐槽完居然又看着裴锦夕的侧颜发起了呆。

    不得不说好看极了,皮肤白白的,鼻尖挺挺的,栗色的发散出淡淡的光泽。

    难免悄悄地花痴一翻,万俟雅第无数次感慨,这就是长在自己审美点上的女人。

    可惜裴锦夕专注拟约目不斜视,万俟雅想了想,坏坏的一笑,反手撩起衣服伸进去,解开胸罩的扣带。

    拉下肩带,从前面悄悄把文胸脱掉,趁裴锦夕不注意把它藏到身后。

    没了束缚的双乳依旧漂亮肩挺,万俟雅正要下一步动作,裴锦夕忽然把平板递过来。

    “看一下,可以的话签了。”

    说得一本正经,好像这是一份价值连城的商业合同。

    万俟雅想笑,看也不看,拿过触屏笔,直接就在上面签了字。

    裴锦夕一愣,“你不看看内容?”

    “我读书少,”万俟笑着回答,“再说了,难不成裴总还会坑我?”

    “……”

    其实她还真在里面藏了一条“卖身”,谁知万俟雅这么单纯。

    眉头微微皱起,裴锦夕暗戳戳思考会不会有诈时,万俟雅突然迅速地起来跨到她腿上。

    衬衣扣子解得只剩两颗,勉强没从肩膀滑落,但里面的春光早泄了个干净。

    没有文胸遮掩,雪白的两团近距离袒露,凸起的乳头如一点红梅。

    香气扑鼻,妖孽如斯。

    裴锦夕瞳孔缩了缩,一下被万俟雅搞蒙了。

    好大的胸?

    这么一闪神,万俟雅捧起她的脸,低头就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