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七)开房上(微h)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裴锦夕果真去开了房。

    房卡特地让人送了过来,万俟雅看着上面黑金色的镶边,知道可能是豪华套房。

    白底金字儿写着裴景大酒店,裴氏名下五星级连锁。

    不得不说不愧是小总裁,大气是真大气。

    这会儿有点空闲,万俟雅只管拿着黑金房卡把玩,暗戳戳想着到时候怎么勾引她。

    不过话说回来,和小总裁恋爱就是不亏,起码不至于在学校食堂约会不是?

    时间哧溜一下滑到晚上,万俟雅特地回家拿了几件好看又性感的衣服,收了几款味调不同的香氛,喜滋滋拖着小箱子来酒店。

    套房在23楼,上电梯时正巧赶上几个商务男也要上去,万俟雅那一身低胸包臀,光是站在角落也性感得让人眼睛发直。

    唇红齿白,一头酒红的波浪明媚动人,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妖孽的美艳。

    几个男的都忍不住偷瞄,万俟雅大大方方,临到楼层拖着行李箱出去时,自然地回眸,似不经意的一笑。

    相信能把几个男人都电麻了,万俟雅心情甚好地来到房间前,刷开门。

    “小……嗯?”

    刚想叫裴锦夕,突然发现里面没人。

    黑漆漆一片,万俟雅有点儿失望,插卡取电,一看果真是她还没来。

    某个小总裁确实不解风情,不过没关系,她自然有办法。

    把箱子靠墙放好,万俟雅从衣柜里拿了一件浴袍换上,特地把胸罩挂到玄关处的衣架上。

    喷一点梅森马吉拉香氛,薄荷柑橘香调,保证开门就是视觉和嗅觉的双重暴击。

    最后没忘记摸出自己的蕾丝丁字裤,放到床上最显眼的地方。

    一切搞定,万俟心满意足地去洗澡,等着裴锦夕来约会。

    约摸过了十五分钟,房门一开,裴锦夕提着她的笔记本进来。

    抬头,入目即是黑色的性感胸罩。

    好比写着“来啊快活啊”,裴锦夕握着门把手呆了一下,突然退出去,认真仔细地再看了一遍房间门牌号。

    “……”

    好像没错?

    隐有香气扑鼻,隔壁房间打扫的阿姨突然推着清洁车出来,冷不丁和裴锦夕对视。

    阿姨显然不知道这是酒店老板,裴锦夕礼貌性地挂出标准微笑,淡定又纯良。

    随后,动作飞快地进屋,把门关上。

    这胸罩一个人看见就够了。

    浴室有水声传来,裴锦夕抿抿嘴唇,路过衣架时忽然停住脚步,耸了耸鼻子。

    香调不错,她又仔细看了一下罩杯,然后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

    bcupvsup?

    女人的奇特的攀比心理冒出一丢丢苗头,裴锦夕正暗自比较着,身后突然一声轻响。

    万俟雅出来靠着门框,敞开浴袍,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不穿。

    “hi,baby~”

    袒胸露乳,搔首弄姿,摆出s造型,然后眨着眼睛拼命放电,“小夕宝贝~”

    “……”

    怕不是洗澡脑子进水了吧,裴锦夕面无表情,忽然看见万俟雅的左乳上有一点暗红色。

    靠近乳首的位置,裴锦夕看了一会儿,掏出手巾,上前擦了擦。

    跟擦玻璃似的,完事儿才发现是一小颗红痣。

    不是脏东西就舒服了,裴锦夕满意地把手巾收起来,走了。

    万俟雅:“……”

    能不能看看老娘别的地方?

    秋波白送了,裴锦夕完全没接收到,淡定地把笔记本放到桌子上,走到酒柜前挑红酒。

    一边准备拿高脚杯,一边不忘关心万俟:“你把浴袍扣好,别着凉。”

    不愧是高风亮节的小裴总,万俟想口吐芬芳。

    豪华套房里的一切裴锦夕都很熟悉,她拉开酒柜下面的抽屉,正要拿开瓶器时,万俟雅忽然从后面过来贴上她后背。

    不整那些没用的了,还是直接上吧。

    “裴总~”

    红唇吻上雪白可爱的小耳垂,右手顺着裴锦夕的肘弯滑过去,覆上她的手背,再慢慢地扣进她的指缝。

    温湿的吐息如蛇信,魅惑地勾着耳珠,万俟雅暧昧地搂着裴锦夕的肩膀,“有我,裴总还要喝什么酒啊,嗯?”

    左手趁机摸到裴锦夕的领口,手指灵活地一转一捏,解开两颗扣子。

    轻轻地喘息,万俟雅左手伸进去在她锁骨和胸部之间的大片肌肤上抚摸,同时踮起脚尖,张嘴轻柔地含住裴锦夕的耳朵。

    “啵~”

    似吻非吻,故意发出滋滋的响声,裴锦夕再怎么禁欲也受不了这么被弄,何况这女人的手越摸越放肆了。

    “你……嗯?”

    转过身想把这女人给推开的,可是万俟雅的身子没骨头一样,软绵绵地倒向她怀里,双臂反勾住她的脖子,娇躯紧贴过来。

    裴锦夕才张了一点嘴,话都还没说呢,万俟雅已经凑近,软舌飞快地闯入她的唇,一勾。

    舌尖儿蜻蜓点水,挠得上颚有点痒痒的,可灵活的舌很快退了出去,改成在她唇上一吻。

    环着裴锦夕的脖子,万俟媚眼如丝,“裴总,我洗得很干净的,尝尝看嘛~”

    “……”

    这女人又来!可裴锦夕竟然没有厌恶,甚至由着万俟雅又来吻她,轻而易举地将舌探入她的嘴里。

    唔~,这味道……有些奇特。

    在裴锦夕为数不多的有关性的经历里,她被女人吻过,也被男人吻过。

    被女人吻是在国外,一个穿着性感的酒吧女郎来勾搭她,突如其来地吻她。

    可没有在心里留下一丝痕迹,而现在吻她的万俟雅似乎不同。

    软滑的舌像果冻一样,带着香甜,不断在唇齿间游走时,裴锦夕竟忍不住去吸吮。

    感觉也很奇特呢。

    万俟雅很欣喜她的回应,越是挑逗着,欲擒故纵。

    右手往上伸到她的脑后,摸着她松散扎起的小发尾,手指一拽,将发绳解开,一扔。

    几缕发丝滑下来,轻轻拂过万俟雅的脸,有一丁点儿痒。

    “唔~”

    右手伸进发丛按着她,纠缠逐渐放肆,万俟雅的左手来到裴锦夕的腹部,从下往上,一颗一颗解开她的衣扣。

    裴锦夕似乎没有察觉,或者说完全被唇间的追逐迷住了,顽皮地想吸万俟雅的舌。

    很好,很好……

    犹如有经验的老猎人,步步设下陷阱,万俟雅慢慢地将裴锦夕的衣衫拉开,然后猛地绕到她后背,紧紧抱住她。

    “嗯?”

    反应过来的裴锦夕想逃脱,却已经沦为万俟的掌中之物,后脑勺被对方牢牢按着,只能张嘴受着对方的侵入。

    津液相渡,万俟雅的纠缠突然猛烈起来,毫不客气地搅动裴锦夕的舌,用力地抱紧她。

    这个女人很甜很甜。

    左手也不老实,一鼓作气解开她的文胸,在短暂分开的瞬间扯开自己的浴袍,再度贴合。

    “唔……”

    裴锦夕又被吻住了,可是这一次衣衫不整,文胸更是被解开推高,乳尖明显触到了两颗硬硬的。

    那是万俟雅的乳头,伴着吻她的节奏轻轻地耸动,不停地磨蹭裴锦夕的乳尖。

    身子一阵酥麻,乳尖有种隐隐的紧绷感,竟然也硬了起来。

    万俟雅完全掌控了进退,向前顶着裴锦夕,乳尖戳着她的,互相磨擦,引起微微的疼。

    这点疼,不伤人,反而磨人。

    裴锦夕被动的热起来,万俟雅左手伸下去,解开她的裤子,然后一下插进了内裤。

    “唔……嗯~”

    裴锦夕哆嗦了一下,最柔软的地方落入万俟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