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败家孩子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哎?”

    万俟雅拿着圆珠笔签字,护士台的小周仔细观察一会儿,忽然说:“万俟医生,你好像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啊?”

    万俟雅抬起头,笑笑,“变丑了还是变美了?”

    “变,变美。”

    小周实在是个容易脸红的姑娘,又被万俟无意的秋波电得害羞,“万俟医生很美。”

    “美是女人的天性,”万俟把圆珠笔递还给她,抬手轻撩耳边的发丝,“最重要的是——”

    “我恋爱了~”

    一字一顿生怕人家听不清楚,小周嘴巴张得老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万俟医生谈恋爱了?那得是多帅的男人啊?

    小周大概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院花万俟雅的对象是个女人。

    ……

    “裴总,水。”

    场务殷勤地把两瓶矿泉水递过来,裴锦夕接过,礼貌地回了声谢谢。

    片场正拍一个打斗的片段,实景,几个主演你来我往有模有样,打得热火朝天。

    午间太阳正盛,裴锦夕压了压帽檐,走前几步把另一瓶矿泉水递给江芝。

    “你好像很关注影后?”

    拧开瓶盖喝了几口水,裴锦夕看着江芝注视的方向,正好站着丁雨萌,“追星啊?”

    江芝笑笑,收回视线,淡淡说:“好奇而已。”

    只是好奇还要特地跑来看?

    其实那天沉晋完全可以陪江芝来,可偏偏江芝要等着拉她过来。

    丁雨萌喜欢沉晋,这个裴锦夕是知道的,所以江芝不千方百计不约沉晋就耐人寻味了。

    但她没兴趣八卦江芝和影后的小私情,明星对她来说更多是代言合作的对象——不让公司赔钱才是重点!

    太阳晒得人心热体躁,裴锦夕看江芝这样子是要顶着“好奇”了,干脆自己找地方凉快去。

    想着下午要回家跟她爹吃饭,手机忽然震动,来电显示万俟医生。

    标记的名字就是这么正直,裴锦夕接通电话,腔调一如既往的平稳,礼貌。

    “万俟?”

    “小夕~”

    万俟雅照旧带着撒娇的嗲音,换个人非把对方骨头都酥透了,“今晚一起吃饭好不好?”

    “今晚……吗?”

    “嗯,说好了你付房钱,我包饭钱!”万俟雅兴致勃勃,“你今晚有时间吧?”

    “……”

    并非没想过拒绝,但都跟人家在酒店里那样了,不去似乎不太好。

    看来要推迟回家吃饭的计划,裴锦夕手插裤兜,“好,你想去哪个餐厅?”

    “这应该问你啊,”万俟心花怒放,“小夕喜欢什么口味,随便挑,姐姐都请客!”

    “没关系,你定就好了。”

    相对于万俟雅,裴锦夕的兴致显然没那么高,语气也相当的客气,“我不挑食的。”

    “那好,”万俟说,“到时候地铁站见。”

    那边忽然有别的背景音传来,万俟雅应答几声,甜甜说了句晚上见就挂断了电话。

    “……”

    裴锦夕有点儿懵:地铁站见是什么情况?

    事实证明她没有听错,快五点钟的时候,万俟雅给她发了定位,果真就在某个地铁站。

    裴锦夕让司机把自己送过去,临走前特意换了一身方便的休闲服。

    “小夕~”

    一进去就看见万俟站在自助售票机旁边跟她招手,高兴得像个孩子。

    穿着性感清凉,裴锦夕轻轻皱了下眉,想:这衣服怎么挤高峰地铁啊?

    她走过去,“真要坐地铁?现在可是高峰期。”

    该下班的全下班了,而且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地铁口只能坐5号线。

    也就是说,每一趟地铁都会爆满。

    可是万俟雅好像不在乎,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地铁卡塞给她,笑了笑。

    “就是这一趟,裴总来不来呢?”

    有些顽皮,有些引诱,裴锦夕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关于坐地铁的记忆还停留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回到黎城之后,要么专车,要么自己开车,裴锦夕都快忘了挤地铁是什么感觉了。

    愣神的瞬间,万俟雅已经过了安检口,站在间隔的挡板后面向她招手。

    “小夕,快来啊~”

    “……”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过了安检。

    准备坐扶梯下行的时候,裴锦夕说:“你这衣服不好挤地铁吧?”

    宽松的坎肩上衣,人太多的话,难免被拉扯。

    万俟雅却笑笑,一撩头发,眼睛亮亮地望着她,“不是有你吗?”

    “……”

    无言以对,心却莫名漏跳一拍。

    这种奇怪的被依赖感是怎么回事?

    抿抿唇不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到了乘车点,站在黄线之后等待。

    人和预想之中的一样多,裴锦夕看了一眼上方显示器上的地铁预计到达时间,忽然把万俟雅拉到自己前面。

    “待会儿人一下完你就赶紧上去,”

    有点别捏地咳了一声,裴锦夕偏头看着别处,“不然人多容易扯到你的衣服。”

    排在前面的只有叁四个人,某个别扭的总裁明显是在照顾自己。

    万俟不禁笑了,眼里有细碎的光。

    微微抬头,她有点幼稚,也有点期待的问:“小夕是不是担心我,嗯?”

    裴锦夕又抿了抿嘴唇,似乎要回答时,地铁呼啸着进了站台,缓缓停下。

    两声滴滴的警示,车门和防护门一同开启。

    没人下车,裴锦夕轻轻推了下万俟,让她赶紧上车,自己紧随其后。

    车厢里暂时不挤,但万俟雅的反应慢了一点,于是没能抢到座位。

    人群开始往车厢里涌,瞬间上来十几人,有一个还差点撞上万俟。

    正自郁闷时,手忽然被人从后握住。

    “过来站这边。”

    裴锦夕牵了万俟,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正好是车厢座位的旁边,临着车门的空处。

    位置不大,刚好够两个人横站。

    裴锦夕让万俟雅站在座位和车厢壁形成的叁角区域里,自己扶住边沿的护杆,无形中把万俟保护在安全的内侧。

    有意侧着身,裴锦夕怕有谁趁乱来吃豆腐,毕竟万俟是个美女,而且大长腿露着,不能不防。

    当然纯粹是出于绅士的礼貌,谁让自己穿的是休闲服,比较方便呢?

    裴锦夕想:妈妈说过的,女孩对女孩也要绅士一点,这是涵养,是礼貌。

    殊不知她让万俟雅的心跳有多快。

    眼神早在无意中化成了一汪水,含情脉脉。

    盯着眼前比自己高上一头的裴锦夕,万俟雅软得一塌糊涂。

    她喜欢她,真的很喜欢。

    这种比任何时候都剧烈的心动感,让万俟确信爷爷算得没错——她一生的红线注定缠在眼前这个女人的无名指上。

    车厢里忽然一暗,好像是照明出了点问题。

    “这是怎么了?”

    裴锦夕有点奇怪地抬头去看车厢顶部的照明灯,腰间却突然一紧。

    趁着黑暗,万俟搂住裴锦夕,仰起头很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裴锦夕一下子觉得好热,手心都出了汗。

    落在腮边那个吻好像是无比滚烫的,火热迅速地烧及全身,尤其是心脏。

    即便在黑暗里,裴锦夕还是不自然地偏了头,更用力地抓住护杆,小心地吞了一下口水。

    可能就是不小心碰到而已。

    现在人这么多,她安慰自己,肯定是不小心碰到的,别胡思乱想。

    可万俟雅竟然把脸埋进了她的胸口。

    “……”

    躲也躲不开,对方柔软的发轻轻搔着下巴,一丝一丝,痒痒酥酥。

    好闻的洗发水味道,似乎是玫瑰花香。

    心猿意马。

    “裴总的胸好香啊~”

    突然听见这么一句,裴锦夕不禁打了个颤。

    “我,我喷了香水,”尽量让自己镇定,“greed定制,我爹前几天送我的,他硬是要取个名字叫啥天生一对,土不拉几的,还花老贵的钱,我就闻不出跟我买的那些香氛有啥区别,老爷们儿真的是败家……”

    脑子里被浆糊着,叽里咕噜也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些啥,倒是万俟雅,埋首她胸前,认认真地吸了一口。

    “柑橘,玫瑰,雪松木……嗯,挺好闻的,你爸品味不错啊。”

    说得裴锦夕愣了愣,忽然低头,问她:“你这么懂香水?闻得出每一种香调?”

    “只是单纯鼻子灵而已。”

    “要不我把这香水送你算了,”裴锦夕心血来潮,“我就喷过这一次。”

    “啊?”

    送礼来得太突然,万俟雅惊讶地抬起头,清清楚楚看见裴锦夕黑黑的眼睛。

    滴溜溜正盯着她。

    “呃,我记得greed……是不是很贵?据说售价是快两万一小瓶?”

    “差不多,不过那是他们已有的香型,我爹是私定,也就十多万吧。”

    “……”

    我靠!

    万俟雅想了想,还是委婉拒绝为妙,“谢谢,可我……不是很需要香水。”

    拿人家手短,这一拿得短多少?

    “那我下次送你一瓶新的,你喷着玩儿就行。”

    车内照明忽然恢复,万俟一下看见了裴锦夕笑容,温和而礼貌。

    “反正这次是你请我吃饭嘛,”她说,“香水就当我给你的回礼喽。”

    “呃……”

    一顿饭换至少五位数的香水……

    所以,到底谁比较败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