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五)我要看黄片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这么早?”

    严婧瑶穿着宽松的熊熊睡衣,头上绑着发带,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才几点钟啊?”

    “八点了。”

    门外的裴锦夕倒精神十足,提起手里的小袋子摇了摇,“我带了猪猪包过来。”

    “哦~”

    严婧瑶还没全醒,懒洋洋揉了揉眼睛,把人让进家来,“你坐着,我去洗个脸。”

    裴锦夕拉上门,在玄关换了拖鞋,一看客厅发现只有个孤零零的白色沙发。

    餐厅的位置摆了一张长方的实木桌子,六把椅子,靠边儿一个双开门冰箱,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家具了。

    裴锦夕扫视了一圈,忽然看见纸箱子旁边的地方单独放出来一个行李箱。

    图案是史努比,很不像是严婧瑶的审美。

    “哎,锦夕,”洗把脸终于把起床气散了,严婧瑶清清爽爽地出来,拎起桌上放猪猪包的袋子,“吃过别的没?还是只吃了猪猪包?”

    “没吃,你这里有什么吗?”

    “泡面喽,有叁种口味的,加个蛋加根火腿肠,就这条件了。”

    堂堂严大律师,偌大的家里不仅家具少得可怜,而且厨房也只有一口锅一个电磁炉,小偷见了都要流泪。

    “你还没把家里收拾好?”裴锦夕问,“你回来有两个多月了吧?”

    “哎呀,我这不是懒得去搬嘛,”严婧瑶翻出一个收纳盒放在餐桌上,“你要吃啥口味?”

    裴锦夕过去看了看,拿出一包绿色的康师傅,“泡椒牛肉吧。”

    “行。”

    严婧瑶自己也挑了一包,上锅烧水,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和两根火腿肠。

    裴锦夕不会做饭,只能在旁边看着,顺便就问:“婧瑶,那行李箱是你的吗?”

    “不是,”严婧瑶把方便面饼下锅,用筷子戳了戳,“是某个女人的。”

    “女人?”

    裴锦夕的八卦嗅觉突然苏醒,她眨了眨眼睛,“你带女人回来过夜了?”

    “滚蛋的过夜,”严婧瑶送她一个白眼,“我这是遇到奇葩,被人蹭住了好吧。”

    “谁啊?能蹭你的房子。”

    “季岚,黎城大学心理系的副教授。”

    严婧瑶一提就叹气,“据说是任静熙教授给了推荐信过来的,她妈以前在外交部,都是政府单位,就跟我妈认识,前阵子我妈忽然说,她要来我家里住几天……”

    裴锦夕瞟了一眼客厅,“就这条件也住?”

    “是啊,就这条件。”

    “那……你们睡一起?”

    某个小总裁继续八卦,严婧瑶再给她一个白眼,“乱想啥,我们各自盖自己的被子好吧!”

    稍顿,她又忍不住吐槽,“这女人冷冰冰的,搁我这儿住一星期了,话都没说过几句,要么上班,要么在餐桌捣鼓电脑……我就不知道她来住着干什么,算了,不说了。”

    加蛋加肠再煮了一会儿,严婧瑶拿碗把面条盛起来,端到餐桌上。

    虽然是方便面,但得益于严大律师炉火纯青的煮面技术,也色香味俱全,令人很有食欲。

    两人各分了两个猪猪包,就着把面吃了。

    汤没喝,严婧瑶倒了两杯花茶过来,“你这么早找我干嘛?”

    裴锦夕正襟危坐,双手往胸前一抱,一脸的严肃郑重,“我要看黄片。”

    “噗——”

    一口水全给喷出去,严婧瑶无语地抹了抹嘴唇,像看奇葩一样看着裴锦夕。

    “你和他……不是,是你饥渴还是他饥渴?”

    也幸亏她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搁别人听见,多半要觉得富婆果然如狼似虎。

    “我就是想看,”裴锦夕微微一扬下巴,轻挑的眉梢带了一点不耐烦,“你给我看就行了。”

    没好意思说自己被某个妖精坑得签了女友契约,干脆就含混地糊弄过去。

    “……”

    严婧瑶都有种自己是“卖片儿”的错觉,盯着裴锦夕沉默地对峙了好半天,说:“你……你真要看啊?”

    裴锦夕郑重地点头,严婧瑶呵呵两声,手插兜,十分有经验的海王样子,“这种事情吧,其实你叫鸭子更方便。”

    “不要!”

    裴锦夕斩钉截铁,心说我t是和女人干,但终究也没明讲出来,“看黄片就行了。”

    “但黄片哪有……”

    “你怎么不叫鸭子,”裴锦夕自然知道严婧瑶其实也是个纸上谈兵的,“别说我,你平时看的那些整一两部给我看就行了。”

    “……”

    话到这份上,肯定铁了心要看黄片,严婧瑶尽管心里十分想八卦,但还是忍耐住,去卧室里把笔记本电脑提出来。

    “你想看什么类型的?”

    “刺激的。”

    “行。”

    啪啪啪敲击几下键盘,翻墙登陆某某情色网站,随便点了一个视频。

    她把笔记本转过来对着裴锦夕,“看吧。”

    画面上是多人运动,场景还挺唯美,两肌肉男把一女的夹在中间,身下的器物轮番进出,干得热火朝天。

    “噗——”

    这次换裴锦夕喷水了,她咳嗽两声,“没有,没有两个人的吗?”

    “有啊。”

    严婧瑶拿了一个苹果过来,边啃边又在笔记本上点击,调出另一个视频。

    这次是一个女人趴在男模腿间,张嘴含他的器物,一脸迷醉。

    “……”

    裴锦夕人都傻了,盯着那粗长的欧式尺寸看了一会儿,凉嗖嗖地问:“不会有尿味吗?”

    严婧瑶差点儿喷苹果渣,她扭过头,无语地看着身边这个纯洁又毁气氛的裴小总裁。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人家av就是要这么拍才刺激观众行吧,谁跟你纠结卫生啊。”

    顿了顿,严婧瑶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一会儿视频里的男模,“这男的身材可以啊,就是长得丑了点儿,但是总比国产大油肚好……”

    “……”

    就这?裴锦夕默不作声,眉毛扭成一团,似乎在怀疑自己的性欲是不是有问题。

    忽然看到右下角的推荐视频,封面好像是两个女的,穿着黑丝在热吻。

    裴锦夕一个手贱就点开了,屏幕上顿时弹出两个女人接吻的画面,发出啊啊的不可描述。

    一个女模特裸着上半身,用力挤着自己双乳送到另一个女模面前,让她叼住。

    嗯嗯啊啊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个女人一脸淫情,某种水声若有若无。

    果然很刺激,裴锦夕右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竟然觉得有点难为情。

    不晓得哪根筋搭错,脑子里毫无征兆地跳出来了万俟雅。

    某个妖精女人身材是真的好,胸挺臀翘,秒杀屏幕里的两个模特。

    “小夕~”

    万俟雅敞开浴袍的风骚样子突然浮现,两只雪乳白得耀眼,形状饱满,大小浑圆自然,不大一分不小一毫。

    乳晕都是漂亮的粉色,娇挺的小乳头圆圆的,像颗小樱桃,点缀一般诱人。

    双乳之下的腹部平坦又光洁,腰线曼妙婀娜,小腹叁角处幽幽的阴毛……

    不对!裴锦夕忽然警醒,明明没细看,我怎么知道这么详细!

    被自己的淫念绮思震撼,裴锦夕简直要风中凌乱,赶紧不停地自我催眠:非礼勿记!非礼勿记!非礼勿记啊!

    “诶?”

    严婧瑶忽然戳了一下她的右脸,贱贱地,“裴锦夕,你脸红个泡泡茶壶?”

    “……谁,谁脸红了?”

    像被人踩了尾巴,严婧瑶见势不妙赶紧遛,裴锦夕跳起来就追着她跑。

    “严婧瑶!有本事给我当陪练!”

    “你不要过来啊!”

    严大律师围着沙发跑得毫无形象,裴锦夕紧追不舍,两人绕了十几圈,宛如汤姆和杰瑞。

    忽然,某个小总裁不要面子地往前一扑,怒抓对方的睡裤。

    刺啦——

    脆弱的睡裤被扯开一大条口子,严婧瑶屁股上的大头可爱熊熊直接从中间裂开。

    布料松松垮垮地空中飘落,印着“我是一只小鸭子”字样的内裤裤再无遮拦。

    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突然之间,门开了。

    偶然回来拿遗落课本的季岚推门进来,然后毫无准备地看到了以下一幕:

    趴在地上还要死抓着对方睡裤的小总裁,两腿光溜溜而内裤闪瞎眼的大律师。

    鸦雀无声,叁个人同处一室,时间仿佛静止了,连空气都凝固了。

    “呃……”

    季教授推了下无度数的黑框眼镜,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我就是拿一下课本。”

    课本就在玄关的鞋柜上,她拿了书,貌似淡定地转身,轻轻地关上门。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秒钟后,提着破碎熊熊睡裤的严大律师,怒吼着飙出本年度的第一句脏话:

    “妈卖批!裴锦夕你个憨狗猪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