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九)吃寿司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房间被打扫得很干净,用品都换了新的。

    裴锦夕洗了澡,吹干头发,习惯性地扎起小发尾,穿上浴袍出来。

    床左右的两盏落地灯开着,光线十分柔和,万俟雅盘腿坐在大床上,一面偏头擦着没干透的长发,一面专心致志地看着平板。

    难得没有注意到出来的裴锦夕。

    “……”

    房间安静得只听得见墙上挂钟的走秒声,裴锦夕站在浴室门口,目光莫名其妙地被床上的万俟雅吸引。

    这女人忽然有点儿不同。

    收敛起嬉笑挑逗的露骨风骚,静静坐在床上看平板的万俟雅,有种说不出的知性。

    暖黄的光晕让她整个人也变得温柔起来,裴锦夕发了一下呆,突兀地想:莫非这才是万俟雅的本质?

    褪去妖孽的妩媚,成熟又知性。

    一瞬间,脑海里千头万绪,又好像空白着什么也没有,她站着呆了一会儿,默默地走近万俟雅。

    没有发出声响,裴锦夕悄悄凑过去看了一眼万俟的平板,只见上面写着:肱骨干闭合性骨折(aoc型)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术与微创接骨板桥接固定术的临床比较研究。

    “……”

    每个字都认识,可就是看不懂。

    识趣地缩回目光,裴锦夕决定不挑战知识盲区,转身准备去找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小夕~”

    万俟雅突然抓住她的浴袍,撒着娇嗲声嗲气地说:“我饿……有没有吃的嘛?”

    “……”

    气氛忽然又腻歪起来,裴锦夕回头看了她一会儿,问:“你想吃什么?”

    酒店的餐饮是二十四小时供应,叫餐很方便。

    “对了,”眼见万俟雅一副纠结的样子,裴锦夕说,“我们最近筹备的新寿司店准备开张,要找人试吃,你要不要……”

    “有寿司!”

    未等裴锦夕把话说完,万俟雅便两眼放光,开心地跳下床抱着裴锦夕,“我要吃!”

    “……”

    头发蹭得裴锦夕发痒,她万万料不到万俟雅会开心成这样,愣了愣,居然有点心跳。

    “呃,行……那我们要不下去吃?”

    寿司现做现吃最美味,万俟雅急忙换了衣服,像个小孩子,迫不及待地跟着裴锦夕出门。

    寿司店还未正式对外开放,近几日正邀请一些知名的美食博主,以及随机抽取部分酒店客人试吃。

    店内装修是日式和风式,红木家具,推门,餐位是榻榻米和矮桌。

    万俟雅显然很喜欢这种风格的寿司店,氛围浓厚,开开心心找了个隔间坐下。

    裴锦夕拿着菜单点了几种寿司,又交代用今晚自己最新空运过来的食材。

    这是裴锦夕的私人食材,她准备让厨师做了寿司明天给几个好朋友送去,现在倒毫不犹豫先给万俟雅吃了。

    自己也未曾察觉这份体贴,裴锦夕回来隔间,盘腿坐下,提起桌上的紫砂壶给万俟雅倒水。

    新泡的荞麦茶盛在墨绿色的茶杯里,古朴清澈,热气挥发出阵阵淡淡的米香。

    万俟雅忽然挪到裴锦夕的左侧,把餐具也拿过来,“我要跟你坐。”

    笑容甜蜜可人,裴锦夕却想歪了一秒:我要跟你做……

    愣神的瞬间,万俟雅牵过她手,放到唇边轻轻地亲了亲她的指尖。

    “……”

    软唇娇润,裴锦夕感到被亲的指尖像被微微一电,有点儿酥痒。

    外间有脚步声响起,裴锦夕收回手,又是矜持风度,不动声色的样子。

    服务员放下托盘,有热毛巾,两碟蘸料,一盘小柯基屁股样子的奶冻。

    万俟雅瞧得新鲜,净手之后就拿了小勺子盘子里的戳柯基小屁股,看它轻轻地摇晃。

    q弹,白白的肥臀和小爪爪,臀部点缀着淡黄色,爪子上还有梅花肉垫。

    可爱得让人不忍下口,万俟雅玩得不亦乐乎,于是错过了裴锦夕那微妙的眼神。

    不是因为某个妖精忽然幼稚的举动,而是她看着那晃动的肥臀,怎么就这么像胸器?

    “啊~”

    某个妖精妖娆晃动的乳波的画面突然浮现,竟还伴着声声娇吟。

    “……”

    如此淫色,裴锦夕忙喝了一口荞麦茶,很郑重地告诉自己:非礼勿想。

    “小夕你看,”万俟雅兴致勃勃地又戳了一下柯基小屁屁,“晃得好看吗?”

    “……嗯”

    越看越像万俟雅的乳波,裴锦夕不禁思考,要不要把这道甜品从菜单里划掉。

    有服务生来端着托盘进来,万俟雅便没有再戳柯基屁屁,转而期待地看着上来的寿司。

    箱式,手握,里卷……林林总总十几样,每种样式两个,摆了整整一大盘。

    哇~

    万俟雅简直心花怒放,夹起一个碳烧吞拿鱼楠寿司,蘸了芥末酱油,一口吃下。

    入口浓郁,鲜淳,鱼肉块很厚,比外面寿司店里的好吃多了!

    食欲不禁大增,万俟雅又夹了个金枪鱼的,仍然是一口一个,开心地咀嚼。

    每种寿司都很精致,大小合适,食材肉眼可见的新鲜,万俟雅一个又一个,鼓着腮帮子吃到停不下来。

    满盘寿司很快只有半盘,叁分之一盘……最后只剩下几个玉子烧时,她终于想起了裴锦夕。

    好像……自己吃得太粗鲁了。

    生出懊悔之意的万俟雅转过头,看见裴锦夕拿着筷子在吃一小碟泡姜片。

    随寿司送来的小料,于是万俟雅的眼里,裴小总裁突然像只陪餐的小狗狗——只能看着主人吃。

    “呃,”她有点儿尴尬,“那个,小夕,好像都让我吃了,我,我晚上……没怎么吃。”

    裴锦夕倒不怎么在意,笑了笑,“好吃吗?”

    万俟雅重重点头,“比外面的店好吃太多了。”

    “那就好,”裴锦夕喝了口茶,又问她:“你很喜欢吃寿司?”

    “嗯,我超爱吃。”

    裴锦夕笑笑,万俟雅呆了一两秒,忽然夹起剩下的玉子烧寿司,喂到裴锦夕嘴边。

    “小夕,啊——”

    “……”

    跟哄孩子喂饭没什么两样,裴锦夕无语,然而还是被塞了剩下的寿司。

    万俟雅的愧疚之心这才能少点儿,同时没忘了也给裴锦夕发“饭卡”,礼尚往来。

    “下次吃饭我请你,中餐法餐意大利餐……只要是黎城有的,你随便挑。”

    顿了顿,她又强调,“一定挑贵的啊!”

    说得郑重其事,俨然是要砸钱请客,万俟大约没考虑过对方是个小总裁?

    果然,裴锦夕笑了笑,不当回事,“好。”

    起身准备走人,万俟雅突然又扯住她的衣角,仰起那张美艳无双的脸,眨了眨眼睛:

    “要不然,吃我也行。”

    “……”追更:po18 (woo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