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14顺手给小沐搭了个蹦床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邬亦汶再次联系陶思清是她出院大半月以后,这中间的空白久到sa确认自己的推测是错的,陶思清未来的老板chef邬确实对美丽温婉外加命途略有些多舛的陶思清毫无兴趣。

    邬亦汶向陶思清询问巧克力原料的事情,因为之前陶思清为了将来的工作已经着手清掉所有的库存,之后她将以frabois餐馆的名义直接向比利时的原料商订货。而如今她的地下室还放着为frabois准备的最后一批烘焙巧克力。

    陶思清说让客服过去送货,邬亦汶说不用了,刚好在新店,直接过去拿很方便,顺便过来看看你。

    他开车到陶思清院外的时候,她顶着太阳正在努力地帮小沐搭一个户外蹦床,一抬眼看他已经站在院外,走过来开门。

    邬亦汶打量她,半月不见,人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面色也红润,但看动作有点迟缓,伤肯定还没恢复好。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

    他走上前几步很自然地从她手中接过蹦床的零件,挽起袖子蹲在地上看说明书。

    “你家里人呢?怎么自己在做这个?”他问。

    “我爸开车带我妈出去转转,本来是打算他们回来一起搭的,但我看小沐太喜欢了,一直跑到外面来看,就想着自己试试搭,如果实在不行就等我爸回来再弄。”她老老实实回答,一缕头发因为汗湿贴在额头上,让邬亦汶一瞬间有上前帮她别到耳后的冲动,而这想法将他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不再看她的脸。

    蹦床很快搭好,小沐脱了鞋子爬上去跳得开心:“妈妈也一起来玩吧!”

    “妈妈不行。”陶思清摇摇头,“你自己玩吧!叔叔帮你搭了蹦床,你该说什么?”

    小沐停下来,脸因为运动有些红扑扑的。“谢谢叔叔。”

    他大声说。

    “不用谢。”邬亦汶笑笑,“还有什么需要安装的大件,趁我这会儿有空。”

    “没了没了。”陶思清笑,嘴角露出小小的梨涡,“这个蹦床还是他磨了很久我才答应的。”

    “小沐自己玩一下下,妈妈带叔叔进去拿点东西就出来。”她叮嘱着,“渴了就自己喝水。”

    小沐点点头,继续沉浸在新玩具的世界里。

    邬亦汶随陶思清走进室内,室内还是那么空旷整洁,大约是因为老人的到来,多了一个巨大的功夫茶台,门口伞架里插了两个羽毛球拍,餐厅的椅背上挂着一条碎花围裙。这让这房子似乎有了点烟火气。

    “喝什么吗?”她歪头问,“咖啡、果汁、气泡水、茶可能要我爸爸回来,我不太会弄这个。”

    “气泡水吧。”他说,看她从冰箱拿出一个绿色瓶子,可能因为动作有点快,她停了一下,吸了口气,轻轻按了按胸口。

    “伤怎么样了?”他立刻问。

    “好了很多,但是固定绷带太热了,这几天我没有用,所以偶尔还需要吃止疼片。不过前两天我去了医院了,医生说恢复的挺好,应该两叁个月就好了,建议我到时候找个教练做做复健。应该不会耽误新店开业。”

    “你别担心店的事,我两个月之后要出差一个月,要等到那之后了。你现在还是好好养伤,别逞能做体力活,我不想要我的店开业之后甜品师还不能干活。”他眼光扫了几眼她的胸口,看那两排细瘦的锁骨上搭着一条细细的金色链子,上面点缀着小粒的钻石,在阳光下泛着光。

    “知道啦!”她笑,“大家都这么和我说,我会注意的!这次的事情给我敲了警钟,我不是为我自己在活着,父母、孩子,他们其实都依靠着我,我可不能再不小心了。”

    很快拿好东西,邬亦汶和陶思清母子告辞。

    “你休息的时候,可以动脑想想秋季开店的甜品菜单,到时候咱们商量。下午茶是新店的一个噱头,希望能一炮打响。”

    “我都还不知道新店叫什么名字呢!合同都是和老店签的。”她站在院门口送他出去,眼波含笑。

    本来他已经给新店起好名字叫fraise,再开店就继续用水果的名字命名下去,可看着她的脸,他突然鬼使神差地说:“perle。”

    珍珠啊!

    他想,还好工商的那个名称预先核准书还没交出去,还能改。

    陶思清父母回来的时候女儿和外孙正在客厅里吃冰淇淋,老人问:“清清,你怎么又去搭蹦床了,不是说好我们回来弄吗?”

    “哦,刚才我老板过来,搭了把手。我什么都没干。”

    “是叔叔帮我搭的。”小沐也说。

    “你老板?就是那天把你送到医院那位?”陶老先生问,“这是你的大恩人,你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带着爸爸妈妈一起去郑重地感谢人家一次。”

    “嗯,我知道,但他很忙,最近在忙新店的事情,之后还要出国,等那之后吧。”

    “对于人家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不放在心上,咱们不能不放在心上,一定要郑重地像样子地感谢人家一次,以后他有什么事,咱们都要放在心上,能做的就帮人家做。”

    “知道了知道了。”陶思清吐吐舌头,“爸你吃不吃冰淇淋?”

    老先生无奈地笑了,拍拍女儿脑袋:“你这孩子啊!”